2020年裝配式建築市場規模將超過萬億元,或迎來爆發式的增長機遇

2019-12-09 04:55:19| 發布者: admin| 查看: 42 次

從構想到試水,從質疑到探索再到發展。自2016年以來,在中央政府裝配式建築發展計劃和激勵政策的引導下,各省市紛紛開啓了裝配式建築的發展熱潮。作爲建築工業化的發展重心,依托房地産業的裝配式建築或迎來爆發式的增長機遇。

2019年9月,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住建部關于完善質量保障體系提升建築工程品質指導意見的通知,提出大力發展裝配式建築,推進綠色施工,通過先進技術和科學管理,降低施工過程對環境的不利影響。

2019年10月17日,住建部發布《關于組織申報第二批裝配式建築示範城市和産業基地的通知》。而在兩年前的2017年11月9日,住建部住建部正式認定北京、杭州等30個城市爲第一批裝配式建築示範城市,萬科、碧桂園等195個企業爲第一批裝配式建築産業基地。

按《“十三五”裝配式建築行動方案》對“2020年裝配式建築占新建建築面積比例達15%以上”的要求測算,2020年裝配式建築市場規模將超過萬億元。不過,記者注意到,目前我國綠色裝配式建築發展雖已初具規模,但與發達國家相比,仍存在科技創新不夠系統完整、産品種類較少等薄弱環節,我國裝配式建築還存在著成本過高、建造方式粗糙、汙染排放高等亟待解決的難題。

裝配式建築陷地産“尬局”

裝配式建築成熟于德國和日本,在我國經曆了50年代開始、70年代繁榮、80年代停滯的曆程後,在20世紀末正式重啓。

據一位地産界人士介紹,2007年萬科在上海浦東萬科新裏程項目上試水裝配式建築的工藝,被視爲商業房地産開始了對這一領域的探索。

萬科總規劃師付志強此前曾表示,萬科裝配式建築的發展,從2007年到現在走過了4代,也可以說是5代。他認爲,我國裝配式建築需要政策引導和全行業各司其職。

2017年11月9日,住建部發布《住房城鄉建設部辦公廳關于認定第一批裝配式建築示範城市和産業基地的函》,認定萬科、碧桂園等195個企業爲第一批裝配式建築産業基地,裝配式建築被拉入了主流地産視野。

今年以來,建業地産、美好置業等房企也紛紛布局裝配式建築。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1月6日,長沙遠大住宅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聯交所正式IPO,成爲香港聯交所第一家成功上市的裝配式建築企業,得到了資本市場認可。

住建部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全國新建裝配式建築面積爲7260萬平方米;2016年達到1.14億平方米,同比增長57%;2017年新建裝配式建築面積約爲1.52億平方米;2018年建築工業化程度進一步提高,全年新建裝配式建築面積達到約2.9億平方米,同比增81%。

雖然我國裝配式建築整體增長明顯,不過目前在房地産領域的應用範圍依然較小。一頭部房企的資深施工監理負責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目前來說,一個區域內的在建項目,裝配預制的施工場地僅占20%。

由此可見,裝配式建築在我國房地産行業中的發展並非順風順水。那麽,到底是什麽原因影響了這一被視爲“建築工藝進步”的技術在房地産領域的普及和落地?行業應該如何看待這一先進技術?

裝配式建築的成本之困

裝配式建築是指在工廠預制構件(如住宅通用部品等),通過工業化施工技術(螺栓連接、焊接以及鋼筋混凝土的搭接和澆築等)在建築工地將構件連接爲整體、形成現代化建築。

上述地産界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裝配式建築要求建築設計、結構設計、施工、管理等各方面都向綜合性和現代化方向發展。也由此其施工周期短、環保屬性更強,同時各項性能較傳統建築優良。此外還具有空間布置靈活、綠色環保可持續發展、自重輕承載力高、質量優良等特點。

但當工藝術實現商業化,無法忽略的一個前提便是——成本。

58安居客房産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張波告訴記者,尤其是規模小的裝配式住宅,成本反比普通方式住宅更高。

不過相比材料費用,更突出的矛盾,其實是時間成本。

“施工進度比普通作業結構要慢,這對于講究快周轉、時間就是金錢的開發商來說,肯定行不通。”上述頭部房企的資深施工監理負責人稱,裝配建築對現場吊裝條件要求特別高,對于現場操作施工人員的技術有很高要求。

其表示,實際情況是,一般多層、高層的鋼結構平均每4天就能完成一層,但目前采用裝配式吊裝完成一層最少也要7~8天。

不過該地産界人士也表示,理論上,裝配吊裝的施工速度應該比傳統施工快30%~50%,但實際運用中,裝配式建築並沒有體現出施工周期短、資金利用率高的優勢。

顯然導致這一矛盾的,是技術普及度和應用率的差距。

張波表示,目前國內對裝配式建築的認知度尚有不足,雖然裝配式住宅有著諸如建設標准化程度高、可産生節能效應等特點,但短期內大量替代手工的、離散的傳統建築方式依然有著較大難度,部分品牌房企的試點依然還在進行中。

中建科技集團公司董事長葉浩文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直言,我國的裝配式建築發展還處在初級階段,還存在很多問題,比如開發商普遍關注的成本問題和結構安全問題,這些問題都可以通過一體化建造方式來解決。

葉浩文表示,工業化的東西,只要實現標准化、規模化,成本就會降下來。比如可以設計施工一體化,考慮一體化建造,承重牆跟圍護、裝修、機電結合起來,與預留預埋結合起來。現在成本高是因爲對技術的研究還不夠,還沒有用新的建造方式去取代落後的建造方式。

裝配式建築何時能“省錢”

顯然,裝配式建築的優勢是不容忽視的。

上述頭部房企的資深施工監理負責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鋼材價格高居不下的行情下,實現了裝配建築的産業化、工業化,能從人工等環節大量成本節約。

就成本而言,他舉例稱,如果普通現澆結構,按建築平方米計算,高層每平方米要貴300~400元;按照一個單元30層計算,2萬平方米左右,每棟樓要貴出700萬元。

如果當初土地出讓要求做裝配式建築的話,如果做預制構件,項目可以提前銷售,有的地方在正負零的時候就可以銷售,開發商還可以先賣就可先回款。其次,有些地方爲鼓勵房企采用裝配式建,推規定做預制構件可以獎勵容積率,相當于變相增加房屋可售面積。

“以江蘇地區爲例,如果外牆使用預制構件,外牆體不計入,一般計算面積是以腔體中心線爲基准,如果外牆不算面積,相當于整個房子沒有90平方米,就可以做更多套房子。如果賬算得過來就願意做,如果算不過來就擱置。”該施工監理負責人說。

另外在費用投入方面,有觀點認爲和現澆鋼混結構相比,裝配式建築要預制構件,即先需要在磨具內澆築混凝土,開模的磨具費用較高。

“其實如果磨具周轉次數越多,攤銷下來的構建成本就越低。”張波認爲,我國裝配式建築標准化、通用化不足,缺乏與産業化生産方式相適應的裝配式結構體系,而這非一朝一夕而成。

所以,開展裝配式住宅不能單靠部分房企“嘗鮮試水”,而需在政府政策引導下,房企以及其上遊相關企業的共同推進,同時政府要引導建立更爲全面的標准制定,聚焦單個房企的裝配式建築對于增加利潤或無太大意義。

“尤其是中小企業,一般來說更難從裝配式建築中取得比傳統建築方式更好的成本,所以中小房企運用裝配式建築的時機點並不成熟,在一定城市群和區域內有大量可供開發項目的大型品牌房企,值得推廣裝配式建築。”張波指出。

張波同時強調,從未來長遠發展來看,中國人口紅利的逐步減弱導致人力成本在未來會不斷攀升,反作用于房企和建築企業必須思考用裝配式住宅的方式減少人力,以達到降低成本的目的。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

更多行業資訊,請多多關注五金王官網。

關于我們
北京輝煌智通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集研發、銷售、服務、軟件外包、定制開發、網站設計于一體的大型軟件供應商,隨著規模不斷擴大,集團公司以研發中心、運維中心、財務中心、商務中心、營銷中心爲主體,服務于全國各省。 輝煌智通以開發行業軟件爲宗旨,創造行業品牌軟件爲目標,現已有多個行業軟件系統,在國內各行業內都有上萬家客戶。秉承軟件就是服務的理念,配備了一個. . .

聯系我們

北京市海澱區上地東裏科貿大廈313室

010-62669488(服務時間:9:00-18:00)

974993029@qq.com

在線咨詢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官方微信

部門熱線

前   台:010-62669488
業務部:010-62669488
客服部:010-62669488
技術部:010-62669488
人事部:010-62669488

在線咨詢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聯系電話010-62669488 返回頂部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2